王鐘的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02日01版)
  最近幾天,“少年們”很忙。一邊是“超級課程表”的90後CEO餘佳文上央視節目後,聲稱公司已獲得千億美元級融資,“明年給員工發1個億”,卻招來產品用戶數不實、融資數註水的質疑;另一邊是網名為NIKO的19歲少年發表題為“少年不可欺”的文章,指責優酷網以拖延戰術竊取自己團隊的創意,並將之用於商業廣告中。雖然兩位青年創業者面臨的困境不同,卻都折射出一個疑問:創業年輕人怎樣贏得社會尊重?
  互聯網時代給青少年帶來了創業機遇,他們有機會以較小的成本,用“白手起家”的方式迅速積累大量財富。思維敏捷,方向靈活,不怕失敗,是青年創業者的優勢。不過,一些創業團隊帶有不太被社會接受的“草莽”之氣,在發展中過度求快。餘佳文就時不時口無遮攔:“我就是特別流氓,我的員工也跟我一樣,很拼、很流氓。”他和他的團隊向公眾展示出來的“野路子”形象,無疑加劇了一些人對他的質疑。
  與餘佳文類似,許多青年創業團隊無視“主流社會”習以為常的“規則”,按照他們喜歡的路子走,透露出狂野與莽撞。“大人們”告訴他們要謙卑,他們偏偏不謙卑,拿了80分就嚷嚷著要得100分;“大人們”要求他們低調,他們偏偏不低調,並把張揚當成事業發展的手段。在缺乏有效證據的情況下,餘佳文的話遭到質疑,與其說是對真相的探尋,不如說是對其行事態度的一種反感。
  社會價值理念的代際差異,需要重新確立規則來消弭。如果說餘佳文致力於打破舊規則,那麼《少年不可欺》講述的故事,則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建設性的思路。粗看上去,這是一場創意團隊與大公司的糾紛,還有人認為這可能是一場炒作。但就其激發的廣泛討論而言,反思已不可避免:哪怕是在新媒體視頻領域取得龍頭地位的優酷網,其版權保護思維是不是有問題?如果新媒體產業延續過去隨意抄襲、模仿的路子,還有沒有資格被稱為創新?
  新媒體產業的第一批創業者,大多從廝殺中走來,其中的一些佼佼者贏得市場地位後,依舊把過去缺乏規則約束的競爭手段,當成“殺手鐧”,這就不可避免地帶來衝突。當然,計較過往沒有太大意義,市場競爭者從現在開始遵守規則,同時致力於改變不平等的陳規舊矩,才能推動整個行業的良性發展。
  少年不可欺,因為他們渴望平等,渴望尊重,敢於挑戰。《少年不可欺》贏得一片掌聲,就在於他們能夠以渺小的體量,對大公司發出質疑。“少年們”告訴那些“巨頭”:無論你的財力多強,用戶量多大,都要遵守公平競爭的規則。
  儘管傳奇的財富故事很激勵人,但對“少年們”而言,追求財富本身遠遠不夠,改變時代不只是做出一個功能豐富的APP,不只是把自己的氣球放到“太空”中,更重要的是:你有沒有參與到重塑時代精神的進程中,有沒有改變不合理的規則,有沒有努力讓競爭變得更平等。  (原標題:少年為何不可欺)
創作者介紹

藤編傢俱

pb60pbqp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