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陸家嘴地鐵站,“張大爺掛麵”的廣告上,“張大爺”露出缺牙的嘴,笑著。
  《舌尖上的中國2》播出後,張大爺一家以三年600萬元包銷的出讓金,把手藝變成了銀子,位列“舌尖造富榜”第一。上周,到上海考察開店的張平鑽出陸家嘴地鐵站,在這張廣告前站了好一陣子——他和“張大爺”一樣,都是上了《舌尖上的中國》的草根人物,他和妻子一起,在節目裡面露出了“舌尖式的笑容”,定格於觀眾記憶。
  張平是重慶曉宇火鍋的店主,曉宇作為重慶火鍋的代表,在《舌尖上的中國2》中露臉,讓重慶人解開了“舌尖上”缺了重慶火鍋的心結。
  《舌尖上的中國2》播出後,張平有了在任何城市開店的底氣,但在成都、昆明和重慶等地,多家“曉宇火鍋”已出現,這讓他頭疼不已。最後他才發現,“曉宇”已經被別人註冊了。
  著急、憤怒、努力、無奈……張平最終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——火鍋店更名。
  昨天,“渝味曉宇火鍋”的招牌取代了過去“曉宇火鍋”的招牌。這回,張平把自己的頭像印在了牌匾上。
  舌尖上的劇組來了
  看中他草根的本質
  當電車售票員,下崗,開麻辣燙,開火鍋店,當北漂,繼續開火鍋店,他的經歷和張平這個名字一樣普通
  重慶晨報深度報道記者 凃源 報道
  張平,就像這個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名字,曾是402路電車的售票員,父親去世得早,母親拉扯四個孩子長大極其艱辛,他只讀了個初中,經人介紹,17年前和在枇杷山開小賣部的熊孝禹戀愛,結婚,而後下崗,以妻子名字的諧音,在枇杷山居民樓下開了“曉宇”麻辣燙。
  在小天鵝火鍋學藝後,張平把麻辣燙變為火鍋,此後的十年,他和老婆靠著這家夫妻檔,過著平淡生活,生意不好,月盈利僅千多元,夫妻二人吃住就在火鍋店內,經濟窘迫得孩子都不敢要。高達千度的近視,讓他多次想轉行都失敗了。2008年,他決定一搏,把火鍋店賣給了個收破爛的,和人到北京開了家火鍋店,半年時間,水土不服,關門。堅持11年,到頭來兩手空空。張平找老丈人借錢,把枇杷山的小店又買了回來,用最好的花椒海椒,從頭做了一鍋味道和原來完全不同的曉宇火鍋,“以前花椒用差了,尾子是苦的,這次我就徹底變個味兒。”
  重慶人找美食,有個怪癖——只要味道好,店越破舊,地方越不好找,越要排隊等位子,越火。重新在枇杷山正街開的曉宇火鍋忽然就火了,這是張平完全沒想到的——這裡車不好停,店堂就是幾間老居民屋,要吃得等位子,用餐環境不好,但隨時都有衣著光鮮的人開著豪車來吃。張平給記者看了一堆手機照片,都是名人,不過幾乎每個名人他都不認識。
  《舌尖2》看中曉宇,很偶然:有位顧客是導演陳碩的朋友,陳碩找重慶火鍋里最草根的火鍋的線索,最終選中了朴實的張平。“說實話,我每天都忙得沒時間看電視,不曉得《舌尖上的中國》是啥子,當時再出名的電視我都不曉得。”張平說,他很佩服這個劇組每個鏡頭要拍那麼久的時間,“他們和我炒作料一樣認真。”
  生意好得超出預料
  怕影響老鄰居不敢多接客
  老婆堅持每天到菜市場選素菜,自己在臺球室角落談合作加盟,夫妻倆都還沒習慣規模化的企業經營
  《舌尖2》“相逢”這集今年5月26日播出。重慶火鍋的食材與蘊含的文化,都圍繞這家小店和張平本人展開,曉宇火鍋這個草根的、蟄居於老居民區底樓的老火鍋,翻滾的紅湯把上億觀眾看得流口水。
  上了《舌尖2》,食客爆髮式地增長,張平才知道這個節目影響力確實大。
  已經把底樓三家居民屋打通的曉宇火鍋枇杷山總店,35張桌子,“大家好像就喜歡環境差一點的總店,5月27日人多得晚上關不到門,我怕把樓上老鄰居影響到了,有的客都不敢接。以前我都是隨便穿個汗衫在店裡面忙。現在要合影的人太多了,我覺得還是要有個形象,買了幾件新衣服,反而覺得下廚房有點礙手礙腳的。”店出名了,打電話找張平合作的人暴增,“電話多得座機都被打壞了,那幾天我的手機每天接陌生人電話百多個,遠到嘉峪關的、哈爾濱的,還有廣州的深圳的。”
  張平很不善言辭,老婆更內向,現實推著他“主外”,老婆則堅持每天親自到附近菜市場去為總店選素菜。“想給我們供菜的人排長隊,但是這麼多年她習慣了自己去買素菜,自己選的放心。”夫妻倆都還沒習慣規模化的企業經營,張平忙累了經常是回家倒頭就睡。面對不缺錢的意向合作者,張平甚至沒有間辦公室能和上門者說話,只有找洋河店樓上的臺球室一角談事。
  曉宇火鍋火了,店旁邊唯一的車庫漲價了,連挨著曉宇火鍋店賣涼糕,5塊錢一碗,一晚上也要賣80來碗,月收入都可能超白領。張平今年坐的飛機,比此前坐飛機次數總和還要多,全是飛到這個城市那個城市去談合作。張平發現,這商海遠比炒一鍋火鍋底料複雜太多,陡然“出名”可能賺錢,也可能很快將自己苦心經營的小店擊潰。
  本以為被假冒了
  卻發現自己註冊不了“曉宇”
  曉宇火鍋、重慶渝味曉宇火鍋、曉宇滴火鍋、蜀渝曉宇老火鍋,看著這些“曉宇系”店名,心煩不已,又無計可施
  隨著店面紅火起來,他意識到自己的商業知識完全不夠用了,去年9月報讀了某大學的MBA,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“讀起來雲里霧裡的”。
  理解不了高深的理論,張平想到自己作為個體戶,首先得有個商標。就像重慶很多知名的以姓為店名的“某火鍋”一樣,最初的發展是沒有商標的,能否註冊根本沒想過。
  把“曉宇”二字拿去註冊,折騰了幾個月,張平走進了死衚衕——外地有家酒店,已經註冊了“曉宇”商標,按照商標法“曉宇火鍋”是無法註冊的,除非張平把“曉宇酒店”的商標收購了。
  收購一家外地酒店,這已經遠遠超過他的能力範圍了,什麼辦法都想盡了:比如在曉宇前面加個前綴並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樣子,比如就這麼繼續叫曉宇火鍋直到別人找上門來再說。他的律師朋友告訴他,要想做大,這些辦法都不行。
  與註冊不了商標一樣讓他頭疼的,是隨著《舌尖2》的播出,類似的“曉宇火鍋”如雨後春筍一樣在各地冒了出來。
  “在北碚,有人說我開了家店,我在北碚根本就沒有開店啊!”張平來到這家店,門口打著“曉宇火鍋”,訂餐卡上除了印著“重慶火鍋50強”,還印著“重慶渝味曉宇火鍋”,還分為了老城店和新城店——“這個顯然是我身邊人做的。”張平意識到。
  隨後又有朋友說,成都也出現了“曉宇滴火鍋”,“蜀渝曉宇老火鍋”,曉宇兩個字字體和自己原來的“曉宇”二字類似。“這顯然是故意的。”張平說。
  自己沒掌握“曉宇”這個商標,看著“曉宇系”假冒只有乾瞪眼,張平心煩不已,但又無計可施。最終他艱難地決定:放棄苦心經營17年的“曉宇”,改註冊其他商標。
  打假實在太費力了
  改名“渝味曉宇”火鍋
  叫“宇曉火鍋”?太山寨。換其他名字,太可惜!最後註冊了“渝味曉宇”,這回他把自己的頭像印在了牌匾上
  取個什麼新名字,這也相當考人,有人建議叫“宇曉火鍋”,張平覺得山寨,有人建議換其他名字,張平覺得可惜,最終,張平決定把店名改為“渝味曉宇”。張平說,只有這樣取,才能保留住“曉宇”,同時讓人清楚是《舌尖2》上的重慶曉宇火鍋。今年8月21號,國家商標總局公示結束,“渝味曉宇”火鍋商標註冊成功。商標註冊成功了,新的問題是:5月26日《舌尖上的中國2》才播了曉宇火鍋,全國各個城市的合作者紛至沓來,但三個月不到店就改名字了,大家會怎麼想?
  “渝味曉宇”打假名正言順了,但這也是張平現在最頭疼的:企業發展處處需要自己去談,自己準備材料申請打假太耽誤時間。“不管嘛,成都假冒的店都有三家了,雲南也有店假冒了”。思考再三,上周末,他飛往雲南,想試試能不能“取個證”。“‘取證’這麼專業的事情,我完全做不來,眼睛看起也費力,我還在請教法律專家,究竟是重慶請公正處的人到雲南去,還是在雲南當地請公證處的人呢?這種事情還要遇到多少起啊!”他覺得自己為個打假,就會折騰得沒心情做其他任何事情,自己又沒有專業團隊,縱有三頭六臂,也抵擋不了這麼多全新的學問。
  “以後我可能要感謝這些假冒店,因為有他們,我才意識到商標啊,品牌啊這些有這麼重要,今天改這個名字是心痛得很,不過今後要是企業做大了,回過頭來看今天做的這些事情,可能就值得了。”張平寬慰自己。
  昨天下午,“渝味曉宇火鍋”的新招牌上牆了,黑底紅字,並不很精緻,但充滿了重慶尋常巷陌火鍋店招牌的紅火,他把“榮登央視《舌尖上的中國2》”和“重慶火鍋50強”都印在了新招牌上。
  “今後,我如果開加盟店,就都用這個招牌了。”張平站在新招牌下,看著印著自己頭像的牌匾,笑著說:“他們說,這叫品牌意識。”
  專家說法
  小企業不能只埋頭苦幹,更要有商標意識
  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副院長、博導李雨峰說,“渝味曉宇”這個火鍋店,這四個字是一個整體,今後如果有人想要註冊“某某曉宇”之類的做火鍋,都是不行的了,如果沒註冊,“曉宇滴火鍋”必須要改名字。怎麼才知道對方有沒有申請註冊類似商標呢?李雨峰說,張平要找一位專業人士,經常盯著國家商標總局的公示,看到類似申報就要提出異議。
  渝味曉宇火鍋的新招牌把張平頭像印上去了,李雨峰認為,這是非常好的做法,別人招牌上要是把張平頭像弄上去,就侵犯了肖像權。當然,招牌使用標準字、標準色、把註冊商標和那個?用上去,把logo也加上去,這些都可以起到防偽的作用。張平現在就是這麼做的,專門設計了logo,用了標準色和標準字,他還聽從建議,準備在紙巾上、碗上也印自己的頭像。
  李雨峰說,要避免有人鑽空子,渝味曉宇火鍋還應該爭取早日拿到“馳名商標”,“越馳名保護範圍越大,曉宇毛肚、曉宇紙巾都能被保護,這個叫跨類保護。”
  “大企業都有知識產權保護部,小企業有核心技術的少,不能只埋頭苦幹,更要有商標意識。”李雨峰建議。  (原標題:曉宇火鍋改名 很曲折,也很無奈 )
創作者介紹

藤編傢俱

pb60pbqpl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